服务热线: 400-8812-999
最新资讯,从容应对一手掌控
News, calmly hand control

从喀什到阿里(之二) 夜宿叶城

日期: 2016-03-15
浏览次数: 30

引言

  多少年后,梦想也许就成了过往的梦,感谢昌建兄五年后又将那个恍恍惚惚的梦重又捡拾了一遍,感谢晓东兄和地平线诗歌实验小组又将那个梦境在一个人的影展重新登台亮相,人类不过一个转身,冈底斯又走到了一个新的起点,有兴趣的不妨花点时间看看,多给一点鼓励,不是猴年猴急,而是,是时候总要体现我们的力量!

  五年过去了,在人的一生中,五年并非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能,就如五年一届,有的人来了,有的人去了,有的人上了,有的人下了,有的人干脆倒下了,而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五年,那不是可能而绝对就是一粒雪或者一片云,一粒雪可以千年不化,一片云可以万世沧桑,即便一棵树,也可以历尽沧桑而依然精神抖擞,屈子名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梦还是要继续,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前行!

  多少年之后,希望我们还能挥一挥手:

  山,你不来

  我来!

                                                                                 ——大元

     发公众号这样的事情,一天一夜只能做一次,所以难免有点匆促和苟且。第一篇破句别字甚多,不忍卒读,删掉呢又浪费了一次机会。还有,有的图片就像躲猫猫,昨夜喀什的毛像找不到,过了零点它就自己跑出来了,心想有点好玩又有点怕怕的。

 

                                 从喀什到阿里(之二) 夜宿叶城

                                     (2011年5月13日 )

                                      文图/孙昌建 制图/朱晓东

                                        (喀什-叶城,260公里)

     天好像早就亮了,虽然有时差,但人一出门心一直提着的。昨晚我把手机闹钟设在了七点四十分,因此这一夜睡得尚可,起来后便开始烧水,近九点吃早饭,自助餐是一般,只是挑绿色蔬菜吃。九点半开会,我被“任命”为探险队的宣传委员和人文组的组长,整个队伍还分成了合作组、人文组、后勤组等。仪式之前便开始装行李,这几乎花去了一个小时,因为人多,花色品种多。整支队伍中大概只有我没有带帐逢和睡袋睡垫的,这让我比人家少了一个大包,我相信船到桥头自会直,但我小包不少,主要是拿了太多的衣服和食品药品等,且我的水壶也是最大的,因为人们说那条路上光喝矿泉水是不行的,要喝热水热茶。于是我备了一个1500克的水壶,还拿了茶杯和一次性纸杯等。

      出发仪式在宾馆的门口举行,倒也有点蔚为壮观,因为一共有七辆越野车,车型有悍马的、牧马人的、丰田越野的,七辆车排成一排,又贴满了宣传口号印刷品等,那倒也是一景。出征仪式,照例是讲话和拍照等,队伍中摄影高手不少,像来自成都的刘老师据说带的器材怕是有百万之巨,所以他总大包不离身,黑导用的摄像机也是刘老师带来的。刘老师看上去也就四十左右的样子,后来一问还是五十年代中期的,真是年轻啊,我们开玩笑说做成都男人真是幸福啊。刘老师大概是上一次大元小高夫妇去四川丹巴捐希望小学时认识的吧。仪式之后我们便去就近的地方一转,车队路过了艾提尕尔清真寺,当然也再一次地看到了毛主席像。

                  (这就是喀什的毛像,也是戴帽子的,据说那里常年天气较冷的缘故)

                                        (2006到此一游)

     这个寺我上一次进去过,很是安静,按照规矩需要脱鞋才行,这一次出发前算是添不了少的行头,登山鞋,可脱卸式的冲锋衣裤,手电筒等。不过我还是有陋习的,此行我都带了一双布鞋放在车上,如果成天穿着登山鞋,又重又闷受不了的。

                                  (远眺高台民居。冈底斯提供)

     也许用异域风情一词来形容喀什是准确且可以的。据称这里的汉人不到百分之十,因此满大街的新鲜面孔是值得期待的。2006年的那一次,到了一些该到的景点,而我觉得高台民居是最吸引我的。那些蒙面女人,那些手工匠,还有街道和房子,尤其是可爱的孩子们,我总感觉好像到了伊朗电影的场景中。那里的民居也有曲径通幽之感,房子像一个一个抽屉似的向空中伸展,而院子里又摆满了各种的鲜花。民居的门口时常坐着些维族妇女,基本是大妈级别的,不知道大爷们都去了哪里。当然街上那些年轻女子的身影是令人心动的,她们大多身材修长,至于面容和眼睛,天呢,那不需要我再来形容的。只可惜,这一次没有能再去看一下高台民居,只是远远地望了一下,还好,那些房子还在。

                        (高台民居的孩子,摄于2006年,现在应该是小伙子了)

    车队开到了香妃墓。大家对香妃墓的兴趣,大概也是电视剧的功劳吧,这个季节不算旅游旺季,多是散客,我们七辆车这么一停,到哪里也都是一景,都有小孩和老人的指指点点,香妃墓的景点以前多见小女孩卖小蝴蝶的,这次却少见了,这让我有了一点小感叹,于是我后来作了小诗一首——

                                                   香 妃

                                               五年前我来看香妃

                                               买了小姑娘的蝴蝶     

                                               今天我又来到这里

                                             又看到展翅欲飞的蝴蝶

                                             而那个小姑娘已经飞走了

                                              她是去找乾隆还是康熙

                                                  我就不知道了

 

                                (上为画像,下为供人拍照的现代香妃)

     因为来过,便也有点心不在焉的,看到有游客跟“现代香妃”照相的,竟然也有点动心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呀,好在大部队来到跟前之后我便不好意思这么做了,大概是花二十元钱可以跟三个香妃各照一张吧。比较有趣的是,景点还挂着一张意大利人画的香妃像,怎么看都像老外,不过维族女子的特征的确是跟汉人不一样的。上一次来看到农田里耕作的也全是妇人,男人则在集市上出现,或在喝茶或在赶车。

 

                          (上下相隔五年,不知里面的她能不能出来作个证)

     从香妃墓出来又到国际大巴札一转,停车时为半小时。女同胞们已经克制不住购物的欲望了,小刀、帽子、葫芦等手工艺品,开始学着讨价还价了。去之前来自库尔勒的段总已经告诉我们还价的谱,且如果不买千万别问价,于是我也只作壁上观。上一次来倒是买了不少坚果类的食品,但真正吃掉的也不多。

                                     (大巴札前的广告)

     这一圈之后便又回宾馆吃饭,黑导说摄像机突然不灵光了,说是充电充不进,昨晚充了一夜,但今天上午只拍了十来分钟就报警了,这可把大家急坏了。黑导是编导,但这一次他要身兼两职,要兼摄像的,也带上了三角架。黑导虽说熟悉这种型号的机器,但毕竟是刘老师带来的机器。大家一听说机器不行都很着急,然后大家纷纷查喀什城里能不能买到什么好的机器或充电器或电板。我和黑导跑了一家家电商行,一进去就大声问哪里有买索尼摄像机的,人家以为来了大顾客,忙是引路和呼人,结果一看都是几千元的迷你型的,比像样一点的相机都便宜。当我们正在喀什街头干着急的时候,收到了大元的电话,说机器好了。回去一看,说很可能是一个开关拨上拨下的关系,而这是一个叫文章的温州人发现的,此文章跟马伊俐的那个没有关系。

 

                                        (左刘右黑)

      从喀什出发的时间为下午两点半。我和黑导坐的是一号车,一号车的司机就是段总,他们这个车队是从新疆库尔勒开过来的。一号车是一辆改装过的吉普,估计服役年龄已经很久了,段总自己开这辆车,说明它的性能是最棒,或者是被调教得最听话的。一号车的好处是不会吃到前车刮来的灰尘,且所有车上都配好了车载电话对讲机,我们是第一个知道当下到了什么地方,也需要时时联系后面的车。

     段总手上有一表,能显示海拔,这让我后来成了一个好问的人——现在多少了?

     因为此行最大的考验,就是要对付高原反应。

     前面的路都是熟悉的,过疏勒,抵英吉沙。2006年那一次,一开始也是这条线,先是到岳普湖,后去沙漠,再去看冰山,也经过塔吉克石头城的一些地方,但那一次英吉沙只是擦过,像一把刀似的刮过空气,那时是抱着旅游的心态走的,不像这一次是赶路。到了英吉沙,我们还是休息了半个小时。英吉沙出名刀,这也是新疆的特产。路边有长达一二公里的卖刀店,此时不是旅游旺季,因此大多门可罗雀。再说我对刀兴趣不大,一是这刀飞机也不让托运,只能邮寄,这就有不少麻烦(后来据说邮寄也不行了)。这些刀店做的都是游客的生意,我们中的谷子地(外号)倒是有兴趣,他看中了几把刀,店主开价八百,他还到两百,这中间还价的过程最是有趣。店主总是高高举起手,不是举起刀呵,否则有麻烦了,然后把手重重落在谷子地的掌心中,口中大喊一声“四百”,意即成交。几次下手,都是啪的一掌,我估摸着谷子地的手都有点吃不消了。这一招会不会是从拍卖会上学来的?人家是一锤定音,他这叫一掌定价,当然这只是他的单边定价。我也听说他们在羊市上交易的时候,都是把手伸到人家的衣袖里面作交易的,因此外人看不出他们到底是多少价格成交的。

                                (在英吉沙临时接管了WC)

    卖刀店当然得会吆喝,其吆喝的手段就是用一刀砍一铁,砍下去之后那刀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痕迹。大元起初想买一菜刀,说可以砍肉骨头和火腿的,试了几把之后都不甚满意,可能他觉得已经把菜刀砍出一点点痕来了,而店主坚持说没有痕啊。

这就是买和卖的关系啊。我们没有买的主要原因还是怕携带不便。

这一段感受,后来得诗一首——

 

                                                           英吉沙小刀

 

                                                          谁比谁更狠

                                                      请不要在英吉沙找答案

 

                                                      可以送姑娘挂件和手镯

                                                       请不要送英吉沙小刀

 

                                                      那是要把空气都划破的

                                                        何况男人的脸皮

 

                                                       比纸还要薄的脸皮啊

                                                        刺满了人类的情欲

 

                                                      谁长胖了,谁就危险了

                                                       你的肉就是我的锋利

 

     从英吉沙出发,再是过莎车、泽普,一路都是戈壁公路。这样的公路有一景,就是天上的云是大块大块的飞动的,有时一下子遮盖得变成阴天了,有时又立马云破日出,这种时阴时阳的景象以前曾经在电影上看到过,且我相信都是做过特技的,但在这戈壁上,这一景就最为寻常了。而但凡车过村庄时风景都不错,以前说高阳的书普及,便有一语说“有水井处便有高阳”,此时我对这话才了有另一种理解。有水有树,说明有人烟啊。一般要进村镇之时,两边常见高大的白杨,路上也有驴车等,车上往往是一家子人赶集回家吧。可不要小看这驴车的,至少这还是很环保的吧,速度什么的也够了,因为人家对时间和速度不是像某些南方人那样的观念,所谓时间就是金钱,如果真这样大家都要坐火箭去拉屎了。

     据说叶城的海拔也就一千多米,因此满眼葱绿不算奇迹。

     在途中除了偶尔的打盹之外,感觉最深的还是那一句古诗——大漠孤烟直。这一句如果从字面上来理解,似乎不太好懂,孤烟为什么是直的呢,树都不可能棵棵都是直的,但到了沙漠和戈壁公路上,那就是常见的景像了。段总说这就是龙卷风,那就是一股风垂直的卷了起来,卷着沙尘直往天空上窜,有窜得高的,也有不太高的,有平地上一排排垂直的风,他们就像在排练舞蹈似的;也有的就是两股风,他们你追我赶像是在嬉戏似的,也有点像动画片中的影子游戏,大自然之妙景真是不可言说啊。不过可以试想一下,如果这风大一点猛一点,把你的车也裹夹住,甚至完全把你覆盖,那就危险了。

                                     (到叶城前的常规景色)

 

     我们走的公路不知是不是叫315国道,段总说,现在正在建一条新的315公路,说是格尔木到喀什的,欲造高速公路和电汽化铁路,是同方向的。是啊,在新疆这种地方开过车之后,如果再回到杭州城里开车,那会是什么感觉呢,车技一定会提高,但违规可能也会增多吧。

    对了,途中还办过一次边防城,且需要一个一个人地过去检查,远比机场的安检要复杂,我的边防证上的说明是这样的——去往地:阿里;事由:做工。

    我觉得“做工”二字比“旅游”要好多了。当然我可以很矫情地说自己是一名手工劳动者,因为我拿着笔记本电脑呢。当然我主要还是在手机上记下几个关键词,比如孤烟直。

    约晚上八点到叶城,此时学生刚刚放学。叶城的宣传语是“金果玉叶,钢铁之城”,前面一句大概讲水果颇丰,尤以石榴、核桃最为有名,后一句我理解应是矿藏颇多吧,金、银、铜、铁全有。在路上有人说李白是不是出生在叶城啊,印象中好像有一点,但全城未见一条广告语,不像在四川江邮的青莲,都有李白的纪念馆,后来想起李白是出生在碎叶城的,是远在吉尔吉斯呢。但李白说不定也走过这一条国道呢,那个时候行路,也许并不一定比今天更为困难——我有时反倒这样想,因为我们今天的自然环境,从险恶上讲较之过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车辆是机械化是先进了,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或许更为严峻了。

                                       (想起昨晚的手抓饭)

 

    叶城是个县城,县城所在地叫喀格勒克镇,据称叶城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了,乃属喀什管豁。车队转了好几个圈之后才找到我们所住的电力宾馆,段总的习惯似乎不太喜欢问人,只喜欢自己找,或者在对讲机中跟先前办边防证的车联系,这时大街上人很多,大约正是下班高峰吧。这里的八点相当于我们的四五点钟。电力宾馆据说是叶城最好的宾馆,对此我心存怀疑,因为里面几乎没有热水,半夜时有一点温水,抽水马桶也是坏的。但这些跟后面将要碰到的困难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放下行李后,女同胞便先行动了,她们去找吃的了。等我们洗了把脸之后便通知说她们已经找好了吃的地方,就在斜对面的一家叫周武鱼庄的,河南人还是四川人开的小饭店,一下子挤进二十来号人,于他们算是大生意了,于是马上去买鱼什么的。等菜上来之后,我们还是没忍住,都纷纷开喝了,不过我喝的是啤酒,大元他们喝了白酒。因为我们被告知,叶城只有1300米左右,明天就得翻四五千米的大阪了,于是今夜有酒今夜醉吧,好在谁都没有醉,都留了一手的。

     吃了些什么菜已经忘了,但每餐必有花生米,这倒是不变的。有问店家特别要的,也要随身带的。同行者中的李玲,乃温州的女中豪杰,大元的《永远的冈底斯》一书中的一篇《瓯江边的风流娘们》一文写的正是她,我当初看书稿时以风格要统一为由,曾建议暂不收这一篇,但后来还是收进去了,这一文章把李玲都给写活了,李玲本来就做酒店管理的,对餐饮当然颇有心得,后来一路的吃饭基本是她在打理的,要么亲自下厨,要么在点菜时再三关照,少放辣或不放辣,至于端菜端饭的,那就更多了,直到她在神山脚下被高反击中。她这次出远门,带的最好吃的,自然就是温州鸭舌,一上来就被一扫而光,但花生米,可谓货源充足啊。李玲大概是大元小高在北京参加培训后来一起去台湾考察时认识的,后来很快成为好朋友,这次一起来的文章,大概也是在台湾之行上认识的,而另一位温州朋友谷子地则是他们的朋友。温州人和杭州人的区别,在长途旅行中就体现出来了,杭州人最后都变成了神龟,一动不动了,但温州人宁可高反也还唱啊说啊,甚至还要跳和摆甫士。对了,作为中年男人的谷子地,身材还像男芭蕾演员,这让他的一身装束更显酷酷的。

                                   (以为来电了。冈底斯提供)

 

    吃好出来,看小店一侧停电了,两个小时前进城时很少见汉人,而这一带的小店,倒多是汉人所开,看来这一块算是汉人集聚地吧。回到房间见电视也没了,本来是要转世乒赛的,问总台说原来是电视台停电了,真是怪事,我突然想如果北京停电,那CCTV不也没有了?好在这家店叫电力宾馆,它倒是不停电,且总台还在放在电视,一问,原来他们这是卫星电视。

又到宾馆门口一转,一片黑啊。只见宾馆里面也有几棵高大的白杨树,那树上挂着月亮,宽大的树叶似在吹动,月亮时隐时现。我给家里发了短信,报声平安。后来看了一会稿,最后得诗如下,当然也是后来修改过的——

                                                       叶城之夜

 

                                                       走出鱼庄

                                                   鱼已经游到天上去了

                                              这一夜我除了想一路上的事情

                                           便是听一片白杨树叶掉在地上的声音

                                                   刚才我还看到月亮

                                                      不是挂在天上

                                                     而是挂在树丛中

                                                  和一片一片的树叶做游戏

                                                     就像一条一条的鱼

                                                       游在夜空的水里

    制图:朱晓东

    勘校:阿 三

    责编:宁 可

    出品:地平线诗歌实验小组

    监制:沈塘桥音乐工厂

 

                                                         冈底斯壁挂炉

                                                     全球壁挂炉节能先锋

                                                      中国壁挂炉十大品牌

 

杭州大元人工环境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恒新街3号      邮编:311100
电话:0571-86223011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