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12-999
最新资讯,从容应对一手掌控
News, calmly hand control

从喀什到阿里(之一) 喀什之夜

日期: 2016-03-15
浏览次数: 56

 

  多少年后,梦想也许就成了过往的梦,感谢昌建兄五年后又将那个恍恍惚惚的梦重又捡拾了一遍,感谢晓东兄和地平线诗歌实验小组又将那个梦境在一个人的影展重新登台亮相,人类不过一个转身,冈底斯又走到了一个新的起点,有兴趣的不妨花点时间看看,多给一点鼓励,不是猴年猴急,而是,是时候总要体现我们的力量!

  五年过去了,在人的一生中,五年并非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能,就如五年一届,有的人来了有,的人去了,有的人上了,有的人下了,有的人干脆倒下了,而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五年,那不是可能而绝对就是一粒雪或者一片云,一粒雪可以千年不化,一片云可以万世沧桑,即便一棵树,也可以历尽沧桑而依然精神抖擞,屈子名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梦还是要继续,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前行!

  多少年之后,希望我们还能挥一挥手:

  山,你不来

  我来

    ——大元

 

    年初四中学同学聚会,几个当年的班花说起要自驾去西藏,叽叽喳喳的,我等也插不上话。只是说两次进藏三次进疆的碎片,还有几次在川滇川藏线出没的画面,还时不时会想起来的,因为作了笔记也有照片为证,不过没骑过车也没开过车,平平淡淡,但四只脚的动物还是见了不少的。受谢老师《一九八七年的自行车旅行》之鼓舞,我找出了2011年的一段不太节制的行记。脚踏车是一脚一脚踏出来的,而我坐了趟车已经极叫皇天了。好在晓东答应替我制图,并且又一一校正我文字的差错,这让我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这也算是一种记录和怀念吧。

 

1.0.jpg

 

                                           ▲从喀什到阿里

  文图:孙昌建 制图:朱晓东

 

从喀什到阿里(之一) 喀什之夜

(2011年5月12日,夜宿喀什)

 

       我又见到了毛主席。在喀什的街头。

1.03.jpg

   ▲(注意,这是贵阳的毛像,喀什的一下子找不到了)

 

  相比于贵阳和成都,喀什的毛像显得更是意味深长。我听到过一段子,说库尔班大叔文革中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接受主席检阅,库大叔听不懂汉语,不知道三呼万岁的含义,但他看到了主席摘下军帽向红卫兵挥手致意的一幕,于是回疆的讲演中,他说主席是问大家——谁的绿帽子谁的帽子?然后红卫兵们高举双手喊道——我的绿帽子我的绿帽子……

 

     从杭州飞乌市再转飞喀什,拜赐航班准点,下午五点左右就到达喀什了。五年前的2006年,因参加全国书展我就到过一次喀什,那一年有世界杯,因为时差的关系,在新疆太阳要晚上十点才下山。所以在西瓜、羊肉串和啤酒的陪同下,那次世界杯看得有点意思的。当然也有美女,是在杭州同一个集团工作过的美女。那一次经朋友介绍,一开始先住的是由早年英国领事馆所改建而成的一个宾馆,颇有情调,但因此也很有些特殊的气味,房间里地毯上浴巾上都是那种怪怪的气味,结果同伴住了一夜受不了那味,我们就搬到了广场旁边的一家温州人开的饭店,于是我从窗口就可以看到那毛主席像。没想到这次到喀什住的又是温州人开的宾馆,真是无处不在的温州人啊。

  这次是参加由大元策划组织的冈底斯的朝圣之旅而来到喀什,所以队伍中有相关行业协会的人,有老板有朋友,也有像我这样的闲人,当然还有我们的朋友卫视的黑导,好像有十来个人。计划中要走新藏公路,老实说到喀什之后没有一点其他概念,只是说这里海拔不高,只有六百多米,那就趁机喝点酒吧,可别到了高原再贪酒。
 

 

1.04.png

    晚餐是值得一记的,地点在恰尔巴格民族风情园。风情园其实也就是我们江南一带的农家乐,只是规模颇大,尤其是烧烤场面,令人过目不忘,既有烤肉的,又有烤面包和馍的,光这一项人工就有十几人。我们就餐的地方,长桌一溜,可以坐上二十来个人,这种场面也只有外国电影中看到过,老外在露天吃西餐好像也是这架势的,因此每一道菜和点心都要上五份,每人面前摆满了刀叉勺,主食未上,肚子已经饱了,于是我便出去溜达。见另一大会堂的餐厅里,人们正边吃边翩翩起舞,跳的是三步四步的交谊舞,颇为老派,且女女相跳的多,大概男的都太贪杯不肯走起来,不过也好,吃饱了去跳一跳,至少有助于消化吧。

 

   2011年的一段不太节制的行记。脚踏车是一脚一脚踏出来的,而我坐了趟车已经极叫皇天了。好在晓东答应替我制图,并且又一一校正我文字的差错,这让我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这也算是一种记录和怀念吧。

 

杭州大元人工环境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恒新街3号      邮编:311100
电话:0571-86223011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