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12-999
最新资讯,从容应对一手掌控
News, calmly hand control

从喀什到阿里(之七) 玛旁雍措和普兰

日期: 2016-03-30
浏览次数: 42

 

多少年后,梦想也许就成了过往的梦,感谢昌建兄五年后又将那个恍恍惚惚的梦重又捡拾了一遍,感谢晓东兄和地平线诗歌实验小组又将那个梦境在一个人的影展重新登台亮相,人类不过一个转身,冈底斯又走到了一个新的起点,有兴趣的不妨花点时间看看,多给一点鼓励,不是猴年猴急,而是,是时候总要体现我们的力量!

  五年过去了,在人的一生中,五年并非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能,就如五年一届,有的人来了,有的人去了,有的人上了,有的人下了,有的人干脆倒下了,而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五年,那不是可能而绝对就是一粒雪或者一片云,一粒雪可以千年不化,一片云可以万世沧桑,即便一棵树,也可以历尽沧桑而依然精神抖擞,屈子名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梦还是要继续,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前行!

  多少年之后,希望我们还能挥一挥手:

  山,你不来

  我来!

                                                                                      ——大元

 

从喀什到阿里(之七) 玛旁雍措和普兰

(塔钦-普兰,5月18日)

 

 

                              文图/孙昌建  制图/朱晓东【塔钦-普兰,103公里】

 

 

后半夜出现头痛状况,太阳穴一扎一扎的,像是容嬷嬷拿个针来扎似的,天亮时吃两片阿司匹林,才有好转。吃早餐时发现队伍有点稀稀拉拉的,因为已经看到有街道有小店,于是有人便先购物后吃早餐。我也去逛了逛,感觉这塔钦比起此前经过的日土和札达要繁华热闹一些,因为来神山朝圣的,不仅是藏人还有来自全世界的善男信女。传闻这里以前开两种店的人最多,一种就是客栈,一种是木材铺,开前一种店的大家都知道,开后一种店的,倒不是人们买木头生火取暖,而是每年都有不少人倒在朝圣的路上(并视作一种幸福),尤其是印度来的朝圣者。人挂了之后得火化啊,火化得用木头啊,说是16根木头则刚好把一个人火化掉——这估计比开棺材铺还要厉害的。后来我在尼泊尔看到过此景,也就没觉得可大惊小怪的。

在小店我也买了点小玩意,一百元,黑导已经购了不少,我说反正要去拉萨的,还是在那边买吧。在街上,我也没有敢走远,还是想要节约体力,因为自己已经来到神山脚下了,我们去朝圣神山,到底还要走多少路,要不要转山,我心中还是没底,所以还得支撑住才行啊。队伍中也传来一点不好的消息,说谁又在吸氧了,说谁看起来又不行了,不过总是好消息多,至少没有一个人得感冒的,有人疑似有点热度,但最后都被排除了。

天空阴霾着脸,像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空气中还飘着雪粒,屈指一算,我们出来已经七天,每天都是阳光高照,可是今天到了神山脚下却是这个天气,真是诡异啊。这个时候队伍采纳了罗总的建议,今天不去神山而是改去玛旁雍措,等明天如果天气好,再来朝圣神山,大元和段总都认为此计可行。

罗总来自新疆库尔勒,有一阵子时常从大元嘴中听到这个名字。凡大元认为好的,他会加倍地说好,反之亦然。他是个乐观主义,偶尔也会滑入悲观主义。而我则认为人心都差不了多少,起评分打得较低,后面反倒可以再高起来。去年他们去探阿尔金山和罗布泊,便跟罗总相识,而目前的这支车队,也算是挂在他名下的,这是个实业家,人颇为儒雅。此次冈底斯探险之旅,从某种程度上就是罗总和大元的一次合作和互致敬意吧。

一路飘雪,我穿起了全套的服装,即把棉内胆也都穿上了。玛旁雍措是一个圣湖,西藏的大风景就是这样,有一个神山的,必有一个圣湖,而且神山象征男性,圣湖象征女性,这可能在全世界都是如此,无论是传说还是文学文本上,最早都是从象形衍化而成的,因为山是高耸的,而湖是深沉温柔的。

 

 

 

                                       (2010在纳木措)

西藏的圣湖,我去年已经去看过纳木措,感觉甚好。纳木措的海拔在4700米,而玛旁雍措是4588米,稍稍要低一点,但就从宗教的地位上来说,玛旁雍措排第一,纳木措排第二,羊卓雍湖排第三。“措”或“错”在藏语中就是湖的意思。前面说到在宗教的地位,这可能是因为玛旁雍措老外来得要多一些,印度的、尼泊尔的香客很是相信这个神湖的,所以他们不仅要来转神山,还要来此湖沐浴,因为此地已在普兰县境内,是中、印、尼的交界之处。

车行约两小时,我们便看到了湖,但过去一看,门票仍是两百元,套路也一样,都是阿里发改局的批文,不过这里还好,商量之后以车为单位买的门票,再加一个领队,也是讨个吉利吧,买了八张门票,我看门票上注明是霍尔检票点,后听说可以从四个路径去看这个圣湖,我们只是选择了靠公路边上的一个点,直接把车开到了湖边。

 

 

 

此处跟我去过的纳木措相比,似乎要显得清静多了,可能是我们到得早,游人甚少,后面才来了几个外国团队,国人几乎很少见,除了带路的藏人。

湖边临水处有草地,土软虫多,且此种虫还会朝人身上飞,需掸掉才可。

接下去天空亮了不少,于是马上开始搞仪式,我们拿出了旗帜等拍了一通照片,也拍了些合影。段总这个时候摇身一变就成摄影师了,在给他的车队和司机师傅们拍照。不过这个景致和光线,要拍照还不是太理想,多数是逆光状的,人本身就晒黑了,现在太阳一直照那就更黑了。湖面上似有水鸟,有的很自由的在游,像是鸳鸯状,但因为离得远也看不甚清,只有长枪短炮者方可拉近距离。这时来了一群老外,男男女女皆有,据说是印度人,肤色也深,大概有几十个,也是车开来的,他们可不是来拍照的,我们穿的是冬装,可他们中女的穿纱裙,男的有光着上身的,手里拿着毛巾,也有老者,老翁和老妪,他们都面色安祥地走向湖边,不久我便看到在我们旁边支起了一帐篷,大约是用来换衣服的。就这样,他们走向了圣湖,男的有直接下到湖中的,水到腰间,女的则脚腕落水,不时用毛巾往自己身上浇水。后面又来了一群,他们先在湖边站好祈祷。大元这时夹在他们中间也想去听个明白,便有人拉他一去下水沐浴……

其实我们都是叶公好龙者,信仰这个东西有和没有还是不一样的。我用矿泉水瓶灌了大半瓶圣湖的水,去年在纳木措也是这样,算是一次行为艺术吧。只是湖边水草颇多,从肉眼望去这湖水也不算太清澈,但在那些祈祷沐浴的人看来,还是颇为神圣的。

 

 

 

                                         (怎么多了一个人?)

 

 

                         (拟台词:哈哈,你怎么没毛呢?图片由冈底斯提供)

这个时候湖边开始热闹起来了,我们往外开的时候,不时有老外三三两两地走过来,是的,不少都是步行的,也不知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后来我想在宗教中,沐浴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无论是在哪个教,而在我们眼里,洗澡似乎是一件形而下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太过注重形而下了,这就个体来说也许无所谓,而就整个民族来说,是不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呢?

 

 

                                          (普兰街头)

好在路已经不危险了。从玛旁雍措到普兰,开了大概也是两个小时吧。普兰是个县城,是我们一路从日土、札达过来后感觉最好的一个县城,先找了一家饭店吃饭,后入驻大约相当于县府招待所级别的宾馆,终于是带卫生间的,有冷水,也有热水器,说可以洗澡了,我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倒头就睡了一大觉,醒来已是五点,据黑导说,我的呼噜很大,又一次影响了他,我又顿时觉得惭愧无比。于是我说不睡了,你睡吧,结果他也还是没睡着,我去卫生间看热水器,结果发现是坏掉了,去跟服务员说,服务员说修理工下班了,我说能不能换个房间,她说房间没有了。

呜乎!

这时才收到短信,大元打过电话,后黑导又收到,说他们包车去边境了,如果我们想去也自己打车过去。我跟黑导商量了一下,想想还是算了吧,只是边境,又不是说能到人家那里游上一通的。普兰是中印尼的交界处,军事地位很重要。他们回来后听说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科迦寺,此寺在玛旁雍措的门票上也有说明的,后来再细看门票,这普兰竟还有一个三千多年历史的古宫,从照片看似也在山坡上,也似古格王朝遗址的格局,错过了错过了,看来事先的功课做得太少了。后来补课才知道,普兰在藏语中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叫“一根毛成独毛”,我百思不得其解,照这个演义的话,“五毛”就是五根毛的意思;还有一解比较诗意,叫“雪山环绕的地方”。

普兰,睡了一个午觉的普兰。我写下了《玛旁雍措》一诗——

 

 

 

                                          玛旁雍措

 

                                 对于一些敢于赤身沐浴的人来说

                                  我们最多只是到此一游的行者

                                     对于一些有信仰的人来说

                                       我们只是拿信仰的水

                                  湿了一下皮肤和行程公里的记号

 

                                 所谓朝圣 ,一定是走了很多路之后

                                     再回到内心的敏感和脆弱

                                所谓圣湖,很多时候只是背景的一个部分

                                    我们关注的是风光下的自我形象

                                   而真正的圣洁,我们可能并未企及

 

                                      虽然你也看到了鸟的飞翔

                                       即使不飞,雪山和云雾

                                        也不全是日常的全部

                                         正如在滚滚红尘中

                                     我们的内心会装着一个圣湖

 

走到大街上一看,的确是四面环山,夕阳照在山上,泛着一种奇异的光芒。这山本来大多是灰黄的,太阳光一照,尤其远处的雪峰,让人很想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

我们走的就是一条主要街道,一边是兵营,一边是民居和商店。比较吸引人的是一些藏式民居,有两层楼的,后面就是山,街道是很宽的,也有好多宣传橱窗,内地应景式的标语口号这里也全有,当然还有一些地方特色的口号,如民族团结和稳定等。后来发现,我们住的一侧就是县委县府的办公大楼,这大概也是我看到的最为简朴的办公楼了。我们吃饭的地方,大约算是一个新区了,有新盖的医院,还有一个学校,操场上还有人踢足球,平常最为常见的一景,在这里都会让人发出感叹,为什么,因为我们连走路都得小心翼翼,可人家还在奔跑。

晚餐上了白酒和啤酒,菜也较为可口,但可能人比较疲劳还恢复不过来,胃口也比较一般,还是继续服用板蓝根等,有备无患啊。今天应该是出来后最轻松的一天,为的就是明天的冲刺,而且绕到普兰来也只是为了明天再向塔钦进发,有一点打不了就跑的意思。

饭桌上通知,明天4点半起床,5点出发,早饭就不吃了,于是心里又一阵紧张,后面的酒就没有再敢多喝,因为一看手机,此时也已经快十点了,出去之后暮色才降,也见一些甜茶馆的字样,街上有穿着制服的姑娘走过,也有三三两两的老外。到宾馆见热水器仍坏,没办法便到大元的房间里去冲澡,但因为前面没有预热,水很烫而卫生间很冷,人也冷,于是只能匆匆苟且了一下,心里还很有点后悔,怕这会不会感冒啊。其实不洗也不会死的,洗了倒很可能要出事情,可是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能洗澡的饭店,总想保持一下文明的好习惯。

睡觉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大概只有四个小时好睡。

黑导已经准备了几袋氧气,但对他完全没有用。他的主要症状是睡不着,胸闷气喘,典型的高反,比比他,我算是幸福的人了。在高海拔要做一个幸福的人,多么不容易啊!就像这一夜在普兰,我们所作的休整,因此我对它充满好感——

                                                  普兰

 

                                            有点好听的名字

                                         我站在街上看连衣裙

 

                                                连衣裙

                                           多么古老的称呼啊

                                       就像此刻我的身后是个兵营

 

                                                  普兰

                                            开窗就能看见雪山

                                         看久了姑娘走过你的窗下

 

                                           而在街道转弯的地方

                                            有两个人在踢足球

                                         他们的背景是一大片冰山

 

                                        我想把那个足球拉近再拉近

                                                但是我发现

                                        那一脚射门已经射向了夕阳

 

 

制图:朱晓东

勘校:阿 三

责编:宁 可

出品:地平线诗歌实验小组

监制:沈塘桥音乐工厂

 

                                       冈底斯壁挂炉

                                    全球壁挂炉节能先锋

                                    中国壁挂炉十大品牌

 

杭州大元人工环境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恒新街3号      邮编:311100
电话:0571-86223011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