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12-999
最新资讯,从容应对一手掌控
News, calmly hand control

从喀什到阿里(之五)终于到札达了

日期: 2016-03-15
浏览次数: 28

 

  多少年后,梦想也许就成了过往的梦,感谢昌建兄五年后又将那个恍恍惚惚的梦重又捡拾了一遍,感谢晓东兄和地平线诗歌实验小组又将那个梦境在一个人的影展重新登台亮相,人类不过一个转身,冈底斯又走到了一个新的起点,有兴趣的不妨花点时间看看,多给一点鼓励,不是猴年猴急,而是,是时候总要体现我们的力量!

  五年过去了,在人的一生中,五年并非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能,就如五年一届,有的人来了,有的人去了,有的人上了,有的人下了,有的人干脆倒下了,而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五年,那不是可能而绝对就是一粒雪或者一片云,一粒雪可以千年不化,一片云可以万世沧桑,即便一棵树,也可以历尽沧桑而依然精神抖擞,屈子名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梦还是要继续,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前行!

  多少年之后,希望我们还能挥一挥手:

  山,你不来

  我来!

                                                                      ——大元

 

从喀什到阿里(之五)终于到札达了

(日土-札达,5月16日)

 

【日土-札达,375公里】

  迷迷糊糊的,约11点被大元叫醒。

  起来后被告知腰包被李玲收在那里了,于是一阵放心。黑导说他还是一宿未眠,但我这一夜,不,这一白天也没睡踏实啊,最多睡了一两个小时,所以起来头还是有点痛的,不过还是忍住了没吃药,药吃多了肯定会有依赖。

正午的时候我出住所外转了一下,这才发现住的叫河北宾馆,门口叫河北大街,原来此处是河北对口援建的。不过这样的取名也有问题,是不是把它原来的具有地方或民族特色的东西给抹掉了呢?日土真小,就是一条街,街头写着——日土欢迎你,街尾写着——欢迎你再来日土……当然这也算是一个杜撰的段子,没有任何的不敬。

 

  就我看到的样子,这日土比内地的一个村子还小,它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老城区,我不得而知。如果说商店的数量,很可能不如一个小区里的规模,但街上也有邮局电信贸易公司等,只是大街空空荡荡的,只让大把大把的阳光洒在路上,泛着刺眼的光,远处就是荒山,山上有雪线,雪光和阳光交织在一起,不戴墨镜还真的睁不开眼睛,我也没忘了搽点防晒霜,对了,防晒霜也在腰包里的。

 

 

    我都记不清这顿中饭是怎么吃的,应该还是住的地方吃的,但吃了些什么反倒忘了,有花生米是必然的。不过这河北宾馆里也还有阿里的一点图文资料,我带了几张在车上看。吃好中饭后去小店买了三个口罩,觉得这一路口罩还有点管用,不过最管用的还是板蓝根,不管怎么样,就喝吧,当然我还没忘喝铁皮枫斗晶。每次出远门都想轻车从简,但结果总是包里塞得满满的。去之前又听说葡萄糖粉剂很管用,于是又购了一袋带上,但这一路上泡水撒尿也不是寻常简单事,所以带了一大堆东西,反而没时间和机会吃,而一到住地,连个象样的卫生间也没有,自然又不敢多泡来喝,所以这一路上的东西好像并没有减少。

   不久我们又在路上了。出发时已经下午两点四十分了。七辆车七个司机,要让他们完全行动一致,怕也有难处的,3号车也终于赶来会合了。司机杨师傅是个看上去颇为斯文的人,然在段总眼里,这车也是出问题最多的一辆。现在我基本想通了,要让一个车队不出问题是不可能的,甚至你要让老板把新车拉出来也是不可能的,我坐的吉普,就是改装过的,其实所有的车都是改装过的吧,也都不知跑了多少公里了,让一个新车出来跑这种路显然是不现实的。

    这一路的景色实在让我的语言感到很乏力,就像身体的乏力一样,后来看随意拍下的照片,那真有一种狞厉之感,无论是山还是坡还是无边无际的荒漠。我们在968公里处下车方便拍照,这一路是要去扎达,它会路过阿里地区所在地狮泉河镇。一路上我就和黑导在嘀咕了,要是这个路再开回去,再开到叶城并到和田,估计是吃不消的,虽然和田没有去过,我相信每人也备好了荷包想去淘和田玉的,但这一路颠过去,恐怕玉不碎人也要碎了。大元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决定在过狮泉河镇时就留个心,注意一下阿里到拉萨的机票。他也想到了,要把这一支部队从新藏线来再从藏新线回去,估计是有点困难了,因为走回头路是最难的,没有新鲜感和期待感,这是很可怕的事情,那么如果去朝圣了冈底斯等地之后回到到阿里狮泉河,再从狮泉河去拉萨,这或许大家都会举双手赞成的,因为队伍中有不少人还没去过拉萨。

    路过狮泉河镇我们是在一个高坡上的加油站歇息的,从高坡往下望,这个镇的房子是参差不齐的,有高楼,但估摸着也就五六层吧。阿里是跟孔繁森的名字连在一起的,早些时候我又时常把阿里跟那曲混在一起,直至2010年坐青藏线进藏,才知那曲是拉萨的前一站,那是浙江对口援建的。

  在路上,每一次停车都是幸福的,因为停车不是拍照便是方便,第一件是留作纪念的,第二件是不想老是留作纪念的,这都是有快感的事情。而车内中午和晚上的温差有时会相差几十度,中午或下午几乎要打冷气,而到了晚上,路上竟是飘雪状,人下车就会索索发抖。

 

 五月的阿里,不仅远山积白,就是随便一个河滩,也全是冰川样,一片片的冰面,在阳光下泛着白光,这在南方绝对看不到的,这自然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此景,去年在西藏和以前在新疆,都没见过此景,或许两个月之后的七月也看不到这一景了。而仅有的一点草地,也是枯黄的,随处可见的羊群,都是很可怜地在石头堆里找东西吃,连草都没有啊。路边也时见牦牛,不过都是家养的,野的很难觅到了,但在远离公路的地方,也的确还有野生动物的存在,这一点段总倒是十分眼尖的,他心情好的时候一边开车一边搜寻,然后一一告诉我们。说前面十点钟方向发现藏羚羊,三只公的……我当时想,这段总也真牛逼,是公是母都看得清楚,后来把镜头拉过来一看,原来很分明呀,那带角的就是公的呀。段总有时会说出几种动物的名称,比如说什么X鹿、X鼠等等,我只能听到一个词,后来大元说段总说话总是很低沉的,像是自言自语,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而我觉得可能我的耳朵也出了问题吧

 

   这一路下来还算顺利,总的来说到达西藏境内之后,这路反而好开了,而原先的219国道,勉强也还可以,但因为全线在修,所以反而是行路难了。这一天我们的目的地是札达县。天完全暗的时候,札达已经在望了。远远望去,札达是一个山谷里的县城。西藏和云南的好多县城都是在山谷里的,算是山谷里的一个平地,这种地方,本来就不太适宜人类居住,但顽强的人类硬是要从最次的地方找到一个稍好的地方来生活,这就是人类的伟大和习惯使然。照例要过检查站,这一次我已经懒得下车了,好在只要把身份证递上就可以了,据说是边防站的人介绍了一家旅馆,果然车开过去不久,就有藏人在迎候了,房子是藏式风格的,外观看上去还不错,至少比三十里营以及红柳滩这种地方要好多了,但是跟今天早晨的日土的宾馆比,不知又怎么样。今天这一天行车不多,路又好走,所以人还算比较放松,心情自然也要好一点。

 

 

 因为我的打呼噜问题,便开始跟黑导分居,本来是奢望一人一间的,但房间不够了,结果大元过来与我同床,他和我多次出差都住在一起,他自忖呼噜比我要厉害,所以也不怕和我同居。我和他跑得最远的一次是在中俄边境的室韦小村里,是在额尔古纳河边,住在一个小木屋里,那个小木屋小到好像连呼噜都容纳不下。

   放好行李,我看已经晚十一点了,不过这还算是早的,车又将我们拉到街上去吃晚饭,其实也就几分钟的路,这街上倒还有一点现代气息,比如我们旁边就是一家K歌厅,写着“舞动全城”的广告语,街上也有浴室的字样。有人提议说要喝酒,其实这一路倒也没真的禁酒,但大家都比较自觉,今天到了札达,海拔又不算高,于是大家的酒瘾又上来了,我照例是喝啤酒,并忽悠黑导也喝,菜倒也都可口,大元和夫人小高终于拿出了家里做的霉干菜焐肉,倒还是十分香的。白酒主要是大元和王主任几个人喝的。王主任还是很儒雅的样子,酒风和酒量都还可以,如果要算官衔,他算是最大的了,但他这一路没有少照顾人,让人觉得此人很有亲和力。而且他说他的健身秘诀就是经常打乒乓球,一周要打好几次,一次要两个小时。我看这一次反倒是年纪稍长的比较稳定,反应也不太明显。其实也是这样,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了。什么共同目的呢,就是去朝圣冈底斯,最说得直白一点,那就都是来自找苦吃,做这么十天半月的苦行僧,那我们的喝酒算是苦中找乐吧。

 

 

 酒喝了一半,黑导说有点不行了,可能是他体重较大的原故吧,否则大半瓶啤酒不至于有什么反应。因为他的反应,我便也小心了。小高照例要在饭桌上发维C,这个时候不管有没有用,吃了再说吧。我是板蓝根铁皮枫斗葡萄糖再维C,顾此失彼,只求心安,除这四种之外,还有巧克力。另有一种饮品先按下不表。

  饭桌上有人问老板有没有洗澡的,他说有的,然后说怕要关门,于是便先打电话过去。我突然一想,是啊不要说几天没洗澡了,就是出来之后还没有洗过头呢,人也真是会随遇而安的,一般来说到高原的第一天是不宜洗澡的,但我们的不洗不是说怕高反,而是没法洗,有时就连洗脸都免掉了。没办法。吃好之后我便独自往回走了,看到有浴室字样的,我便走了进去,但进去一看里面却是旅舍,门口有四人打牌,他们也不管我,我进去一转也找不到浴室的门,心里有点怕怕的,便出来回旅馆了。感觉房间里的藏式家俱也是颇为大气舒服的,这有点像我们小时候老家的一种摆设,比较古典,花色也不错,比较庄重,但也有华丽明亮的色彩。每个房间还配一大壶热水可用,我洗了个脸,但洗脸时发现气还是有点喘的,包括刷牙时因为要换气,也跟在平原是不一样的。床上的棉被和毯子倒都很厚,我一般睡觉都是盖得很薄的,但这一回出来,没敢大意,再说西藏的晚上也点确是寒冷的。等我收拾好之后,大元也回来了,他说他已经洗过澡了,显得很爽的样子,问我为什么没找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找到,睡觉时快一点钟了,但这已经算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房间里有电视机,但懒得去打开它了。我还是习惯性地打开了手提,除了记下行程,我还得“有诗为云”——

 我为什么要去远方

诱惑无处不在

如同沙漠上突然出现一棵胡杨

你很想走近它

走近又会有小小的失望

我们的生活也许就这样

这可以解释我为什么要去远方

为什么为什么

痛苦是自找的

为什么我会沉迷于一片雪山

因为它的高,因为它的远

折磨是自找的

那么空气也得自己去寻找

因为我知道,我在做天在看

那么天蓝云白 山高地宽

这就是远方的全部快感

为了这一瞬间

我们前戏了整整一生

 

  这一夜睡得尚可。大元有呼,但不算猛烈,很可能人累得连打呼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知黑导今晚睡得如何。

制图:朱晓东

勘校:阿 三

责编:宁 可

出品:地平线诗歌实验小组

监制:沈塘桥音乐工厂

 

冈底斯壁挂炉

全球壁挂炉节能先锋

中国壁挂炉十大品牌

 

杭州大元人工环境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恒新街3号      邮编:311100
电话:0571-86223011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